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 中国注册会计协会原秘书长、中国总会计师协会副会长丁平准先生精

中国注册会计协会原秘书长、中国总会计师协会副会长丁平准先生精

时间:2009-04-13 14:21来源:未知 作者:cmawang 点击:
  

尊敬的Mr.Frederick主席、尊敬的刘永中董事长:
    你们好。也感谢优财的于雷同志对我的邀请其实我本人从IMA进入中国之后,就和IMA结下了不解之缘,2002年前任主席夏曼先生到中国来,想在中国发展IMA的市场,当时我给他引荐了中央八个部委、四个协会,我想凡属管理会计师涉及的范围都引见了,  当我们见到财政部副部长王军同志时,他告诉夏曼先生,我们中国现在缺的不是计帐算帐的会计,面对瞬息万变的资本市场我们更紧缺的是高级的管理会计人才,我希望IMA在中国建立培训基地,能够培训一万名管理会计师应对国际资本市场的千变万化的理财之道。

大概4月份,主席先生在春暖花开之际来访,一定会结出丰硕的成果。今天IMA和优财达成中国区战略合作协议,优财作为IMA在中国签订的首家全国性的战略合作单位,说明IMA在进军中国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也说明优财在国际合作中又交了一个新的管理会计的顶级新朋友。

由于今天来了不少的国有和民营企业的CFO(总会计师)说要我讲几句,我本来想浓缩的讲一讲中国总会计师行业发展50年的历程,但我抬头一看,没有想到来了这么多新闻媒体界的朋友们,当我当中注协秘书长的时候,我最害怕的就是记者采访,我那个年代就是朱熔基年代,朱熔基年代就是CPA挨骂的时代,就是你们媒体紧追不放这样的一个人物,我只好躲起来。今天一看有这么多媒体,我现在是草民一个,今年是我的本命年,36(公岁),72岁,所以我就随便说说,不合适的请求媒体同行们予以谅解。

我在财会领域是名老兵了,在这个行业干了40年,前20年在地方基层四个字“摸爬滚打”,后20年在财政部当了三个会计行业的秘书长会计协会、总会计师协会、注册会计师协会三个秘书长。从行业来讲,做会计、查会计、管会计我都干了,也是四个字—“酸甜苦辣”,说来说去就是两个字“命苦”。

我是1954年参加工作的,从学校分配到江西一个乌矿做财务工作,江西乌矿是属于苏联老大哥援建的141项重点工程。现在想起来,就是那老大哥斯大林背亲弃义,抗美援朝不愿意出兵,要我们中国出兵,后来朱可夫一死,苏联就逼着我们还债,抗美援朝我们死了几十万人。他说伟大的、成功的,不知道成功还是失败。那也是个流氓国家,穷的连饭都吃不饱,还捆着腰带发威。抗美援朝死了几十万人,连毛主席的儿子毛岸青都死在朝鲜战场上,可斯大林还逼着我们还子弹钱,那时候我们很穷,叫乌纱抵债。

在江西乌矿,我当过材料会计、成本会计、主管会计,那时候学苏联,棋盘似的帐户,横竖科目对照一加下来合计,差一分钱就找的你无处藏身。当时我是搞材料会计、材料采购、生产费用,那个对应科目几十个。

记得当时有一位搞总帐的女同志,搞总帐就是资金平衡表,她多一分钱,就要查,查到12点多还没查出来。她老公是南下干部,党委书记,他说老婆这么晚没回来,脚盆、脸盆端到财务室,说你财务课这么忙,半夜12点钟还加班。他老婆生气的说别吵,我还有一分钱没查出来呢。她老公一听一分钱,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分钱给他太太说,一分钱,我给你一分钱嘛。他是南下干部,打仗出来,当然不懂会计,更不知道借贷记帐,本来借款多了一分钱,她老公还要再给她一分钱,不是差两分钱,这不是捣乱吗?

这就是我讲的50年代会计“帐房先生”。从50年代到60年代,企业经历了一党制,党委带领厂长负责制。后来又有公约70条。当时计划经济体制,我每年跟着厂长到山地机关编生产技术财务成本计划,上级下达生产任务,决定技术措施,提供多少原材料,下达成本降低率,最后你完成多少利润。反正那个年代,就是以产定销,产量一条龙决定了财务成本。

那个时候一边倒,学苏联,企业里有两总,总工程师、总会计师,总工程师的地位比总会计师的地位要高,因为那时候是技术决定一切,是一个短缺经济的年代。总会计主要任务就是降低成本,也创造了成本管理方面的方法,比如那个时候的班组经济核算,前两年(罗山)博士来的时候,带他去看了这些,有很多企业现在还在搞这些,每个工人在工作场地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有料工费的定额和当天完成定额的情况,下了班之后就看到自己是否完成本方面的指标,超支就扣,结了就奖,当天兑现。一看,比什么平衡计分卡还要好嘛。还要两拆一改三结合,我想老一点的同志都知道,毛主席总结为“鞍钢宪法”,这也是中国国有企业管理上的一种创新,不见得比ABC法差。

这是中国总会计师制度创建的第一个阶段,叫起步阶段,虽然还计划经济体制下。

到了80年代,搞企业财务成本改革,实行利润流程、利润包干。过去你要的国家统给,你赚的国家统收,这个时候利润流程企业就有了一块自己的自留地,有了自留地,产生了当时讲的所谓书记成本厂长利用,就是按照书记、厂长的要求,去(倒旮)成本是多少,利润是多少,接着就是我们国家的第一波、第二波利改税,中央和地方实现分税制,企业只要算清多少是自己的,多少是国家的就行了。其实这个算帐就是吵架,吵什么架?就是争利益嘛,总会计师的本质主要是要有吵架本事,这可以说是中国总会计制度创建的第二个阶段,叫做有所作为的年代,你要吵架,你要说服上级领导,让你这个自留地多给一点,所谓厂长利润流程等等,你要多讲出一些道理来。

1990年,国务院颁发了《总会计师条例》,规定大型企业要设置总会计师,并且负产级,还规定不能设置与总会计师权雷同的副厂长。这个条例一直管到现在,准备修改,但是尚未修改。这可以说是中国总会计制度建设的第三个阶段,叫做开始进入法制的年代。

到现在时间过去了20年,19年多一点,《总会计师条例》有没有用?有用,又没有用。上一届,十届人大一次会议的时候,张耀才当总会计协会会长,他是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当然参加会议有一个百名代表的大提案,在人大常委会提案,有100个人联名签名,这个提案叫做“大提案”。在这个大提案当中其中描绘的总会计师的现状,一个是没有位,相当一部分企业和党委没有按《会计法》和《管理条例》设置总会计师的岗位。

第二个是不到位,相当多的党委不会计师进入领导班子,即使系副产级,如果你没有进入党委、党组,你还不算是领导班子成员。

第三是放错位,在总会计师放错了位,在设置领导企业的单位,不是把总会计师设在董事的决策层,而是放在经理执行层。

第四个是排末位,绝大多数企业的总会计师只对总经理负责,唯总经理适从,并且在总经理班子当中他总是排末位,没有多大的发言权。其后果是总会计师要么要责无权,要么同流合污,从而加剧了内部人控制的会计报表的问题。

我们中国总会计师协会第一任会长是鞍钢总会计师(杜德惠),当时他是赵紫阳任命的,后来提一个副总经理他就问后排一点,提一个总经理又往后排一点,让他退休的时候他已经是六把手的总会计师制度,实质上流于形式。

1992年中国开始建立了资本市场,第一批9家企业上市,还发行A股、B股,后来又有了H股等等,到现在有1268家,上证有897家,深圳有730多家。中国的资本市场经历了18年的曲折,这个时候,总会计师就变得比较复杂了,首先是总会计师他有好多老板,股东是他的老板,董事长是他的老板,总经理是他的老板,政府诸多部门都是他的老板,等等。可以说这是中国总会计师创建的第四个阶段,叫做开始进入市场经济的年代,总会计制度有了逐步转为首席财务官的要求。但是谁都知道,中国的资本市场到目前为止还是政府式,政策式。

1997年股市猛涨,朱老板着急了,策划了一《人民日报》评论员汇报,绝密,他说全国只有4个人知道,文章一发表,第二天一泻千里,熔基就给公安部打电话问有多少人自杀、多少人上吊、多少人投江了?公安部回答说没有一个。熔基同志非常感慨,说现在中国股民的觉悟还远不如30年代、40年代上海市的股民,那么多股民炒股炒亏了,非常自觉的就往黄浦江一跳,现在的股民炒亏了就找共产党,找人民政府。所以一看股市再跌,不能再跌,朱熔基说当时的香港报纸说,中国股市没有穷市、牛市,只有猪市。消息泄漏是炒股的第一位,杨百万总结了一条,炒股要听党的话,可不就是这样?在这个时候,你怎么去当一个企业的总会计师,要求相当高了。

1997年,又来了一个稽查特派员制度。在第一期稽查特派员培训班子熔基去讲话,要求稽查特派员一定要出战告捷,他说香港的报纸说,内地的股市改革到了关键时刻,现在过朱某人上大型国有企业派稽查特派员,这是朱某人对务使股市改革的最后一招,所以稽查特派员简称“朱一招”。就说你们进去带耳朵、眼睛,通过查帐说明问题,然后决定领导班子,不要轻易在企业表态。

可是这一招一招也不灵,这就涉及了一个叫做什么叫监督、怎样监督。我举一个例子,那个时候在一二批稽查特派员的时候,我给稽查特派员的总部长(孙正义)当总顾问,我到一家上市公司问他们财务总监,你们今年利润多少?财务总监回答说我们财务部算出来了,一把手还没定,我问董事长,董事长说财务部算出来了,但是我们党组还没有研究,董事长就党委书记,你想想,在一家上市公司多重要,关系到领导班子能拿多少钱?效益工资嘛,关系到配股、分红,关系到职工福利,如果这个企业是ST,那就关系到企业的生死存亡。董事长提,地方父母官提,主管部门提,因为这一切都关系到他们政绩,关系到他们升迁,千万不能让他死,这么重大的问题,党组都要管利润,你以为是你财务部算出来的?

怎么办?找总会计师,于是会计就技术发展多学术,从学术发展到魔术,好像什么妖魔鬼怪都可以变出来。香港人把它叫做创意,创意少提折旧,减持公允价值不公允等等。但在这次金融危机中,虽然做了检讨,但是他说我是按公允价值计价的,次级贷款卖给投行,投行卖给股东,他们确实按公允价值一算,这个泡沫确实是真实的泡沫,公允价值这一会计准则变成了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华尔街贪婪转嫁到会计身上,这不把人搞糊涂了吗?

现在中国有三个称呼,对我们这一行,总会计师、财务总监、首席财务官。在外国财务总监是首席财务官的下级,而总会计又是计划经济的产物,所以我看,还是叫首席财务官好。这不是个名称,而是个体制问题,在财务方面,CFO就是首席,企业领导班子他们是个团队,是在同一个团上,CFOCIOCOO等等是一种分工,没有级别,不能分谁官大官小。美国的《萨班斯法案案》规定财务会计报告要CEOCFO签名,出了问题,做了假帐,两个人一起进监狱,所以他们必须取得意见一致。

比如说CEO说今年赚了1个亿,CFO说只赚了8000万,有2000万是假的。如果因此真的要坐牢的话,CFO那我不会去,所以他不签这个字。可在中国不行,中国是一把手说了算,李毅中在这次人大会上第一次公开批判了一把手的弊端,封建帝王将相那一套,皇帝开金口谁也不能改,这就有一个做假帐的问题,就会产生腐败。

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大家都在救市,G20会议提出1万多亿美元的救助计划,中国去年就提出了4万亿人民币的巨额资金,据说要拉动18亿甚至28亿的投资,要上一大批的项目,要用好笔钱当然需要搞点知识。同时中央又派出了几十个监督小组,监督也要专业技术。所以管理会计在这两个方面都有重大作用,用我们中国会计人员的话来说,我们这个行业就是凭良心做人,凭本事吃饭。凭良心是自己的修养,本事叫就是通过多种途径获得,而培训、学习是一条重要的途径。所以,祝大家学习好,工作好,运气好!

好了,我就说这些,谢谢!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关闭